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花重大明_ 第234章 争风吃醋-

时间:2021-02-23 18:5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乱花西子小说花重大明 第234章 争风吃醋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朱棣听到儿子被扣押,手一颤,茶溅到了衣服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一时不会杀了他们,“等我处理完周王的事之后,再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。殿下放心吧!北平的兵士、武器、粮草还要殿下和大师挂心,你们赶紧回去吧!”

    红石起身送客。

    朱棣和道衍还有话要说,但是又知道京城密探如云,而且北平准备事宜也急需完成,只好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汝南王朱有爋气急败坏地走进周王府,决意找父王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他对父王偏向大哥的做法忍无可忍,虽然他不是世子,可是没有人可以夺走他该有的权利。

    “父王,西水门为何换了大哥的属下把守城门?”朱有爋冲进书房怒目圆睁,声若雷鸣。

    自从他成年以后,就没再把父王和大哥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父王爱好草药,把草药当成了命,从来不过问他的生活冷暖。

    他不但恨父王,还得意于自己能骑马飞射,舞枪弄棒,把父王和大哥都当成了朱家的废物。

    周王朱橚正在修订《救荒本草》的其中一页,朱有爋的突然闯入,让他手中的笔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朱有爋的大吵大闹使他的工作前功尽弃,他的愠怒冲到了喉头。

    “北元鞑子又犯我边境,朝廷让本王派两千兵士增援北伐,城内兵士不足,便调你大哥的属下来守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咳咳!咳咳!”因为一向温和有礼,尖锐的声音轻易就刺痛了他的喉咙,他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朱有爋蛮横无理,最初他也批评过次子几次,但无济于事,也就不再理会,宁愿把自己的时间花在花花草草上,那些都是能与他感应的生灵。

    “父王,为何不调我的属下来守门,而要调大哥的属下?”

    因为发现今日父亲的态度异常强硬,朱有爋稍微收敛了一点火气,

    “调谁的属下都一样,守门而已。”朱橚端起茶杯,没有再看朱有爋一眼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一样,父王为何偏偏挑中了大哥的手下,这不是偏心,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朱有爋咄咄逼人,即使被他强行压抑的怒火也闪现出  火苗。

    “西水门总要有兵士把手,如果调了你的兵士,那你大哥也该觉得本王偏心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朱橚又一次提高了音量,因为惦记着刚才修订的那一页,他想赶紧结束儿子的胡搅蛮缠。

    “大哥应该放心,父王绝不可能调我的兵士。”朱有爋话中带刺。

    朱橚放下茶杯,转过头来瞪着朱有爋:“调用谁的兵士又有什么关系?你父王我还有这个权利!出去!”

    “父王当然有这个权利,汝宁府和南阳府数十万民众这段时间就不用进开封府了,等父王的军队回城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朱有爋顶着朱橚的目光,这点火力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和民众进开封府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父王是真不知还是装糊涂?我和大哥视同水火,如今你让大哥的人守城门,他的下属对我辖区内的民众百般刁难,让他们如何进得了开封府?”

    朱有爋抓住了正义的尾巴,民众是他与大哥争权夺利最好的保护  伞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不是这样的人,他生性仁厚,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?平时他处处让着你,你为何偏要故意搅出这许多事端来?”

    朱橚的眼睛又回到了《救荒本草》上。

    “他让着我?父王本来也只封了他河南和卫辉两个府,为何他又把怀庆要了去。如今他仗着地大人多,欺负我地小人少。我向父王要汝州,父王却不给。看来我俩并不是一个娘生的。他是嫡出,我是庶出!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周王妃冯氏突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朱橚赶紧起身来到冯氏身旁,他对夫人甚是敬重,不想让不孝子惹夫人生气。

    “夫人,别和孩子一般见识。来,坐!”朱橚扶着冯氏坐下。

    周王妃冯氏是宋国公冯胜之女,从小跟着父亲习武,擅长使棒,骑术甚佳。

    朱有爋对父王和大哥鄙夷不屑,对母亲和外公却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“母妃……”朱有爋低下了高昂的头,声音也柔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孩儿错了,孩儿不是有心要这么说的,当真是气疯了头!最近孩儿的属下天天来向孩儿禀报,说他们受了守门卫士的气,那些混账不让他们进开封府。母妃可以到孩儿辖区内去看一看,街头上的百姓们都在议论纷纷。孩儿堂堂一个汝南王颜面何存?”

    朱有爋眼眶通红,委屈的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和你大哥好好协调,或许你大哥并不知情,让他教训那些守卫便罢了,为何要来找你父王撒泼?”

    冯氏没有心软。朱有爋和家人的冲突令她烦恼不已,在她三番五次的教育后,朱有爋依旧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“母妃,你有所不知。大哥管辖三个府,而我只管辖两个府,本来就低他一头,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冯氏就打断了他:“那你比有烜,有爝,有熺,有灮,有煽,有爌高了几头呢?他们管辖的只有几个县,连一个府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庶出!”朱有爋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嫡庶有别,那么长幼有分吗?”冯氏义正严辞道,鬓角边刚刚冒出的两根银丝给她增添了几许威严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年纪比你大,经验比你多,让他多管一个府怎么就不行了?你为何如此心胸狭窄,这般嫉妒?”

    朱有爋的头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冯氏想起历次严苛教育儿子的无效结果,打算尝试恩威并施的新方法。

    她伸出一只手,抓住朱有爋的手,柔情道:“儿啊,有多大的本领,做多大的事。你若想要成就一番事业,必须勤奋好学,虚心努力,而不是在这里找你父王争风吃醋。你和大哥,还有其他弟弟妹妹们,娘都一样疼,你父王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三岁的时候,有一天夜里高烧不退……”

    冯氏眼角泛起了泪光:“府中的太医请假还乡了。你父王心急如焚,背着你跑出十几里地,一刻都不敢停,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郎中给你看病。那个郎中说,只要再迟一步,你的耳朵就会被烧坏,你现在就听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